当前位置:首页 >> 全部文章

李银萍关帝庙碑记(13)-关帝文献古籍整理 In 全部文章 @2019年04月15日

李银萍关帝庙碑记(13)-关帝文献古籍整理

李银萍
15、常州新建关侯祠记
江南嘉靖乙卯建 唐顺之
嘉靖三十四年,倭寇继乱东南,天子命督察赵公文华统师讨之,师驻嘉兴军中,若见关侯灵响助我师者。已而大捷,赵公请于朝,立庙于嘉兴以祀侯,事具公所自为庙碑中。明年,倭寇复乱,赵公再统师讨之,师过常州,军中复若见侯灵响如嘉兴。赵公喜曰:“必再捷矣。”未几,赵公协谋于总督胡公宗宪,渠魁徐海等悉就擒。赵公益神侯之功,命有司立庙于常州。侯之庙盛于北,而江南诸郡庙侯自今始。或谓江南古吴地,吴侯仇国,吴不宜祀侯,侯亦未必歆吴祀。此未为知侯之心,与鬼神之情状者也。先儒有言:人皆谓曹操为汉贼,不知孙权真汉贼也。按侯所事,与所同事,当时所谓豪杰,明于大义者,先主孔明而巳。孔明犹以为吴可与为援,而不可图。先主亦甘与之结婚,而不以为嫌。惟侯忿然绝其婚,骂其使,摈不与通。窃意当时能知吴之为汉贼,志必灭之者,侯一人而巳。权逊君臣,亦自知鬼蜮之资,必不为侯所容,非吴毙侯,则侯灭吴。此真所谓汉贼不两存之势也。侯不死,则襄樊之戈,将转而指于建业武昌之间矣。然则灭吴者侯志也,侯之志必灭吴,岂有所私仇于吴哉?诚不忍衣冠礼乐之民,困于奸雄乱贼之手,力欲拯之于鼎沸之中,而凉濯之。使吴民一日尚困于乱雄,侯之志一日未已也。然则侯非仇吴,仇其为乱贼于吴者也。所以深为吴也,侯本欲为吴民毙贼,而先毙于贼,赍志以没,侯之精灵,宜其眷眷于吴民矣。由此言之,侯之所仇,莫如乱贼,其所最仇而不能忘,尤莫如为乱贼于吴者。倭夷恣凶稔恶,以毒螫我吴民,是乱贼之尤,未有甚焉者也。其为侯所震怒,而阴诛之所必加,翼王师而助之攻也。亦何怪乎?神人之情不相远,未可以为杳冥而迂之也。窃谓吴人宜庙侯,侯亦必歆吴之祀。于是郡守金君豪,以赵胡二公命,择地得城东隅,巍然一突,下视城郭,方可二亩,相传所谓中军帐者。旷无人居,君以为庙侯莫此地宜。于是树以穹宫。而地益胜,古树数株,适当宫前,森阴倏忽,若侯降止。郡人来观,莫不喜跃,强者贾勇,弱者思奋,抵掌戟手,若神惎之然,则诸公之为此举,非特以答侯之功,其所以作郡人敌忾之气,以待寇者,所助不小也。久之,金君迁去,邵君惟中代守,有嘉成续,增之式廓,爰勒碑以纪其成,而请文于郡人唐顺之,其词曰:朅朅关侯,惟万人敌。天禀义姿,志必歼贼,北向挥戈,七将皆殪。匪日后吴,势有未及。欲拯吴民,为贼所先。精灵在吴,死而炳然。阴骘吴民,至千余年。东南不淑,天堕妖星。岛酋海宄,凶逊复生。竟为长蛇,荐食我吴。侯灵在吴,焉能无怒乎?夷刀如雪,手弯不展。渠魁倔强,悉就烹脔。帅臣避让,岂我之力?阴有诛之,实徼侯福。徼福维何?作庙以祀。东南庙侯,自今以始。昆陵巽隅,古称将坛。若有待侯,鬼兵踞蟠。天阴仿佛,长刀大旗。生欲拯吴,没而来思。帝德吴民,无间生死。幺么小丑,永镇不起。郡人入庙,踊跃欢喜。竞如赴敌,强跳弱起。谁鼓舞之,侯有生气!。《荆川先生文集》
注:吴郡子城中关庙,有宋时石刻,唐顺之云“自今始”非。石刻祥前祝希哲(允明)庙记。
附录:重修解州关侯庙开颜楼记
唐顺之
呜呼,汉建安迄今,二千余年,而侯之烈,自缙绅先生与小孺女子,皆能历历道之,赫赫若目前事。其庙侯而尸祝之者,自都会以至一井一聚,且徧天下,而解人之慕侯尤深。烝尝伏腊,尤虔以勤者,以侯之为其乡人也。解人之庙侯也,久矣。而为楼以栖乐者,则始于国朝弘治时,其匾曰“开颜”,而楼蔽东西南三面,若张幄然。其南楼撤于正德间,东西两楼亦久且坏。乡人某某等复醵金葺之,又树坊其南以承楼之缺,而侯之居益崇且严矣。侯以死事,于法得祀,又侯为将军,封列侯,汉制列侯将军,得赐铙歌鼓吹,其没而葬也,得用军阵凯乐,则乡人备乐舞祀侯宜也。于是某等因其乡之士大夫员外郎丘君东鲁来请文。按侯始识玄德于草莽,卒然之遇,而遂授之以肝胆死生之信。至于崎岖颠沛,西东奔窜,而其志愈不可夺。窘于俘虏之中,而其志愈明,盖侯之大节磊磊如此。而论者特称侯之雄勇冠世,而深惜其功之不就。以为侯之兵,不先加于腹心之吴,而先加于肘腋之魏,不先加于藏戈背伺之吴,而先加于露刃面拒之魏,故其胜魏也未足以肥蜀。而其信吴也,乃足以自毙,且操权之不敌也久矣。操也且慑于侯之威,至欲徙都以相避,使侯当时先吴之未发而图之,岂不可以得志噫?此亦有数焉耳。然使侯为摧锋拔城之将,孰与使侯为伏剑死绥之将也。侯始遇玄德,固相许以死而已,幸而得死,侯又何求?且夫摧锋拔城之将,勋庸着于当时;伏剑死绥之将,风采传于后世。勋庸在当时者,身没而响微;风采在后世者,既远则人愈悲。而思之此,固世之所以尸祝于侯,而解人所以慕侯之深者也。不然古之雄勇如侯,而能摧锋拔城者,岂少哉?皆身没而响微,可以观人心矣。解之为州,在太行、上党之间,昔人论五方之俗,以为山西懻忮,而好气而慷慨,毅武奇节之士多出于其间。若介子推、先轸、狼瞫、蔺相如、马服君诸人,虽或死或不死,皆耿然如寒水皎日,不负其志,所谓伟男子者也。侯从玄德于崎岖颠沛之中,似子推;威震乎敌国,似相如马服;其贾勇死敌,又偶与轸瞫相类。岂慷慨奇节之士多出于山西,而侯其杰然者欤?今之山西,古之山西也,吾不知其俗之懻忮,而好气于古何如,而慷慨奇节之士,抑岂无有出乎其间,如古人者欤?然则解人,之所以拳拳于侯者,非徒为侯也。盖将以鼓其所趋,而成其秉节倡义,亲上死长之风也,夫书以俟之。《荆川先生文集》据《征信编·祠庙》校。
【案】嘉靖倭变,东南悉被蹂躏,平定之功,自以大中丞胡公为第一,读《筹海图编》,可想见其方硻也。而忠诚所感,帝实以阴威助之。神人之协应,洵有是哉!故是时崇报之盛,吾浙则有吴山之寿春庵庙,张?记云,倭夷入境,胡公练兵于此,侯示之梦,若有相于公者,已果连破贼,徐海、陈东、麻叶皆授首焉。又有余姚之灵绪山庙,翁大立记云:囊倭奴寇姚,猝尔几陷,祷于公庙,卒以却贼。于是少傅吕公、本总督胡公宗宪以下,皆厚助重修。江南则有常熟之双凤里庙。周锡记云:贼至是,闻砲声而退。又有如皋之庙,周鼎鉴记云:创自洪武四年,仅茅屋土垣而已。嘉靖间,邑有倭警,赖神威退敌,后乃易茅以瓦,范铜为像,均载志乘,其他郡邑及闽省,类此者甚多,已入灵异,兹不赘。
注:唐顺之,字应德,一字义修,号荆川。武进(今属江苏常州)人,23岁参加会试,荣登第一,明代儒学大师、军事家、散文家、数学家,抗倭英雄。
已而,不久;继而。
事具,详细经过见。
渠魁,首领,头领;大头目。
有司,古代设官分职,各有专司,故称有司。
或谓,有人说。
歆,贪图,羡慕。
窃意,谦辞。我认为。
权逊,孙权,陆逊。
稔恶,rěn è,丑恶;罪恶深重。
阴诛,冥冥之中受到诛罚。
贾勇,鼓足勇气。
戟手,jǐ shǒu,愤怒或勇武之状。
惎,jì,启发,教导。
邵君惟中,邵惟中,常州知府,在任上,他“稽吏弊之积蠹,革奸薮之于没,议徭役之法守,造庠校之俊髦,编团保之防御,清盐法之隐滥,诸善政不可悉举”。
烝尝,秋祭称尝,冬祭称烝。泛指祭祀。
伏腊,伏祭和腊祭之日,或泛指节日。
死事,死于国事。
死绥, sǐ suí ,效死沙场。
勋庸,功勋。
响微,声名小。
懻忮,jì zhì,刚毅,不见风使舵。
先轸,曲沃(今山西闻喜)人,春秋时期晋国名将、军事家。以中军主将的身份指挥城濮之战、崤之战,打败强大的楚国和秦国,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同时拥有元帅头衔和元帅战绩的军事统帅。
狼瞫,瞫,shěn,春秋时期晋国人。英勇正直,在彭衙之战中牺牲。
马服君,赵奢,封爵马服君。
筹海图编,共十三卷,由郑若曾、邵芳绘图并撰写,胡宗宪亲自担任总编审定,得到抗倭名将谭纶、戚继光等人鼎力支持。
授首,(叛逆、盗贼等)被斩首。
翁大立,余姚人。嘉靖十七年进士。明中期为治水功臣。
少傅吕公,吕调阳字和卿,号豫所,谥文简。明朝后期名臣,历仕嘉靖、隆庆、万历三朝,以廉正闻于朝野。
周鼎鉴,如皋县令。
志乘,志书。

浏览 : 2
上一篇: 下一篇: